奥林匹斯山

奥林匹斯上的希腊诸神,以及在爱琴海四周的英雄,凡人与神奇生物

六位同样有母神属性的女神,the great mother
分别是雅典娜(文明),阿芙洛狄忒(爱欲),珀耳塞福涅(地下),阿尔忒弥斯(自然),德墨忒尔(母亲)和赫拉(权力)

【转载翻译】荷马颂歌③

转载自百度贴吧,作者@qj451(已授权)

翻译自Evelyn-White英译本,并对照希腊原文进行分行


荷马颂歌 



8.致阿瑞斯

阿瑞斯,力大无穷,驾驭战车,头戴金盔,

无所畏惧,手持大盾,守护城邦,身披铜铠,

臂膀强壮,永不疲倦,枪法无双,奥林波斯的守卫者啊!

好战的胜利女神之父,忒弥斯的盟友。

叛逆者鉴定的统治者,公正者的领袖,

男子气概的帝王,在诸行星的七重轨道间,

你的火球在以太之中旋转。在那里,你驾驭

燃烧的骏马永远在第三重天之上驰骋。

请听我诉说,人类的帮助者,无畏青春的给予者!

朝我们的生命中洒下一缕温和的光芒,

还有战争的力量,让我们可以

从脑内驱走无用的懦弱,

并粉碎我灵魂中欺瞒的冲动。

也抑制我心中强烈的愤怒,那愤怒

驱使我踏上暴力的争斗之路。将你的勇气

给予我,万福!让我能遵守和平无害的法律,

避免冲突,敌意和横死神①的魔爪。

注释:①横死神即克尔(Ker)



11.致雅典娜

歌颂帕拉斯·雅典娜,城邦的守护神,

令人敬畏的女神,和阿瑞斯一样热爱战争,

攻陷城池,在战场上嘶吼和战斗。

她也庇护出战者顺利归家,

向你致敬,女神,请赐予我们好运和幸福!



12.致赫拉

歌颂金王座上的赫拉,瑞亚之女,

有死凡人的统治者,美貌盖世,

鸣雷的宙斯的姐姐和妻子,

受高耸的奥林波斯山上无忧的神明的

尊敬,如同鸣雷的宙斯。



13.致德墨忒尔之二

歌颂美发的德墨忒尔,令人敬畏的女神,

还有她可爱的女儿佩尔塞福涅。

向你致敬,女神!请庇佑城邦安定,接受我的颂歌吧。



14.致众神之母

众神与全体人类的母亲,

请为我歌颂她,声音明亮的缪斯啊,强大宙斯的女儿们。

她非常喜爱格格响声、鼓声与笛声,

还有狼群与眼睛明亮的狮子的嚎叫,

以及树木丛生的峡谷与山间的回声。

向你致敬,也向所有女神致敬!



15.致狮心的赫拉克勒斯

赫拉克勒斯,宙斯之子,力量盖世,

生于有美好歌舞的忒拜,

由阿尔克墨涅与克罗诺斯之子黑云神结合生下。

他曾在不可言喻的土地和大海上漫游,

在欧律斯透斯的命令下。

他自己做了许多暴行,也忍受了许多。

但他现在幸福地生活在下雪的奥林波斯山上光荣的家里,

美踝的赫柏做他的妻子。

向你致敬,神啊,宙斯之子!请赐予我成功与昌盛!


荷马颂歌

【转载】希腊罗马神话漫画人物再绘(5)
BY 百度贴吧-@韦夷weiyi(已授权,授权见前篇

P1 伊阿珀托斯是十二泰坦之一,是普洛米修斯和阿特拉斯的父亲,而且是人类的祖先。是希腊神话中曾统治宇宙的古老的神族,这个家族是天穹之神乌拉诺斯和大地女神盖亚的子女,他们曾统治宇宙,但克洛诺斯被其子宙斯推翻并取代,随之没落。英文''Iapetus''用来称呼土卫八:距离土星第十六远的土星卫星。


P2 希腊神话里司记忆、语言、文字的女神 ,十二提坦之一。依据赫西俄德《神谱》,她是乌拉诺斯和盖亚之女,和宙斯结合生下九位缪斯。然而许癸努斯提供了她身世的另一种说,称是她埃忒耳(或俄刻阿诺斯)和盖亚所生。在罗马她被称为摩涅塔(Moneta)英文为Mnemosyne。


P3 克洛诺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第二代众神之王,原为第一代神王神后乌拉诺斯和盖亚的儿子,泰坦十二神中最年轻的一个,曾得到母亲的怂恿,用镰刀阉割并推翻了父亲后父亲预言他也将被自己的孩子推翻,于是子女一出生,就被他吞进肚里,只有宙斯幸免。宙斯成年以后,设计使他吐出众兄弟姐妹,并率领兄弟推翻以克罗诺斯为首的泰坦诸神。


P4 瑞亚是希腊神话中的第二代众神之王后,弟弟克洛诺斯的夫人,原为十二提坦巨神之一、掌握时光流逝的女神。据赫西俄德的《神谱》记述,瑞亚与克洛诺斯生有赫斯提亚、得墨忒耳、赫拉和哈德斯、波塞冬、宙斯三女三男六个孩子。


P5 赫斯提亚(希腊语:Εστ?α,译为“炉”或“炉边”)是希腊神话中的女灶神,掌万民的家庭事务。赫西奥德认为她是第二代神王神后克洛诺斯和瑞亚最大的孩子,得墨忒尔、赫拉、哈德斯和波塞冬以及宙斯的大姐。赫斯提亚是奥林匹斯山上最神圣、最古老的神明,与侄女阿耳忒弥斯、雅典娜被视为奥林匹斯山上的三处女神。


P6 德墨忒尔是希腊神话中司掌农业的谷物女神,亦被称为丰收女神,为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她是第二代众神之王与众神之王后克洛诺斯与瑞亚的女儿,赫拉、哈得斯、波塞冬和宙斯的姐姐,后与宙斯生下了冥后珀耳塞福涅,与伊阿西翁生下了普卢托斯(财富之神)和菲洛墨洛斯,与波塞冬生神马阿里翁。


用DollDivine捏的希腊众神(2)  By百度贴吧 CallmeArethusa(已授权,授权见下)


用DollDivine捏的希腊众神(1)


四图分别为德墨忒尔(左)&赫斯提娅(右)两姐妹

                  克洛诺斯&瑞亚

                 乌拉诺斯&盖亚(原po:楼上那些全都是他们这窝粗来的)XDD

                 厄瑞波斯&尼克斯

 

赫斯提亚敲击符合我对她的想象啊啊啊!!!

                

变动与静止——古希腊神话中女神的姐妹关系结构 作者:闫墨童

变动与静止——古希腊神话中女神的姐妹关系结构



作者:闫墨童



摘要:希腊神话中的女神之间的姐妹关系具有其一定的三元式的深层结构。这种神话中三元结构包含了古希腊人对于女性社会地位与角色的最初思考,是社会生活的反映。 



关键词:姐妹关系;结构;女神



关于希腊神话中女神的研究,其成果已经十分丰富,但是女性间关系的一个重要范畴――姐妹关系,却鲜有人问津。本文中,笔者拟从古希腊文学作品中的具体的姐妹关系入手,尝试分析古希腊神话中的女神之间姐妹关系的深层结构。



总而观之,古希腊女神之间的姐妹关系大致可以分归结为三元式与一元式两种。


一、赫拉、赫斯提亚、得墨忒耳的姐妹关系结构 



(一)赫拉 


  赫拉既是妻子,又是母亲。但是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她与宙斯的婚姻,而非她作为母亲的身份――母性的谦和与包容似乎与这位女神绝缘――她的孩子们或默默无闻或不得父母欢心。


  赫拉身上的“婚姻”特性体现得最为明显。在婚姻中,女性是婚姻当中的“变动”因素。就这方面而言,赫拉从来就不是一个“安于室”的妻子:在《伊利亚特》中,她称得上是最为活跃的年长一辈的神�,连雅典娜都在相当程度上唯她马首是瞻;她还是唯一一位驾车出战的女神;更令人深思的是,她与宙斯唯一一次欢会并非是在奥林波斯的宫殿之中,而是在室外的伊达山顶,并且相对于长期坐在山顶观战的宙斯而言,赫拉处于移动之中――在空间层面,赫拉远非静止的女神像,她是婚姻中的变动因素,是变动中女性。 


  综上所述,赫拉的特质在空间上体现为“变动”,而这种变动在世界上体现为连续性。 



(二)赫斯提亚 


  J・P・维尔南对赫斯提亚进行过如下论述:“这个形象由于其贞女身份而体现了与移动性完全相异的永恒特性。赫斯提亚的这种‘永恒性’不只是空间方面的,由于赫斯提给了房屋一个确定的中心点,从而就保证了家庭团体在时间中的恒久性”。由此可见,在空间上,赫斯提亚体现了静止与封闭,在时间维度,却有着连续性。



(三)得墨忒耳 


  关于这位女神,最富盛名的神话莫过于帕耳塞福涅的被劫:悲伤的女神走遍了大地寻找女儿,而后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在宙斯的调解下,人间从此便有四季之分。 


  得墨忒耳在时空双维上皆特殊。在空间上,得墨忒耳因其行走于坐下而具有了彼此对立的双重属性:行动以及对用以行走的双脚的强调赋予了她变动属性,而坐则集中凸显了她作为地女神的固定静止属性。但得墨忒耳的这两种属性中的任何一种都不是一以贯之的。因而,在空间范畴中,得墨忒尔拥有不完整的变动与不完整的静止两重属性。 


  在时间上,得墨忒尔同样体现了不同于另外两位女神的非连续性――交替性。祭祀仪式表明,得墨忒耳与帕耳塞福涅其实就是地女神的不同体现形式。季节轮换,大地女神变换着自己的不同身份,也无言地诉说着自己在时间层面上所独具非连续性。


  得墨忒耳与宙斯的婚姻关系却十分薄弱,由此可见,她是一段并不完整的婚姻中的不完全的妻子,体现着不完全的变动。得墨忒耳在空间层面上所独具的不完整的变动与不完整的静止,在时间维度上具有非连续性。


  综上所述,三位女神在时间、空间上的属性可以构建出如下的三元结构: 


二、雅典娜、阿芙洛狄忒与阿尔忒弥斯 


(一)雅典娜 


  雅典娜是处女神,是婚姻最为坚定的拒斥者,在社会关系上体现了由父系家族所代表的“静止”。雅典娜的“静止”,即对父亲的支持,在奥瑞斯特斯的审判中的陈词表现得最为鲜明,“并非世界上哪个母亲生育了我,除了结婚,男性更令我赞赏,合我的心意存,我完全属于父亲⑨”。雅典娜是父亲永远的女儿,代表着在时间上具有连续性的空间层面的静止。 


(二)阿芙洛狄忒 


  阿芙洛狄忒是爱欲的化身,从根本意义而言,她从来不是任何人的妻子,而是一个永远的新娘;“她显然是奥林波斯山上新来乍到的神�……随时准备离开”;《俄耳甫斯教祷歌》也对于她的变动性进行了强调;阿芙洛狄忒生于漂泊不定的大海,她的圣地也是相对于陆地而言更为飘移不定的岛屿。女神也由此获得了了空间上的变动与时间上的持续性。 


(三)阿尔忒弥斯 


  作为月神,阿尔忒弥斯代表了由月亮阴晴圆缺所体现的交替性:她“处女神”的身份代表着“静止”,但是她同样具有着很强的变动特征;她同样具有很强的母性。维尔南对她进行过这样的界定“她……趋向于维持边界……允许超越边界。”阿尔忒弥斯可被归为上文所提取的结构中,空间上不完整的变动与不完整的静止,以及时间上的交替性的一元。 


  以上三位女神之间的姐妹关系可归纳为如下结构: 


三、神话中的一元式姐妹关系 


  在古希腊的作品中,女神间同样存在着“一元”式的姐妹关系:她们通常以集体现身,职能相同,因而被归为“一元”结构,这类一元结构的代表有:缪斯女神,复仇女神等。这些以团体面貌出现的女神也符合我们上文所言的结构――她们多是“父亲的女儿”,体现着时间上的连续性与空间上的静止性。


  综上所述,古希腊神话中的女神的姐妹关系可被大致归纳为如下的三元结构或其中的一元: 


  三元结构是神明世界的社会关系,也是人类社会的折射,是对于女性社会角色的思考。正如维尔南所言“由于自己的神性,赫斯提、阿芙洛狄忒或赫拉可以化身为一个真正的女性,但人则不行。这种‘纯粹性’是凡人不能想望的,每个凡间女子都应该完全顺从她的女性特征,她的内在张力,矛盾和冲突。”


参考文献:


[1]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张竹明,王焕生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7. 


[2]俄耳甫斯教祷歌.吴雅凌编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6. 


[3][古希腊]荷马.伊利亚特.陈中梅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7. 


[4][英]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谢世坚译,广西: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


研究三姐妹关系的资料真是太难得了!